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
迷情


这种遭遇,本不应该强加我身  
我叫婕,今年30岁,本有个幸福的小家庭,刚结婚时也是和丈夫卿卿我我,无比的幸福快乐,可就在新婚不久有了小宝之后,一切慢慢的开始发生变化  老公,渐渐的不再碰我!
最初的一段时间,由于在照顾小宝,所以并未有很明显的感触,可等哺乳期一过,我才意识到,老公很久都没有碰过我了,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爱惜我,怕我劳累,可小宝都一岁多了,他和我温存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 
他,变心了?不会啊,每天都按时上下班。有一天,我半开玩笑的问他:“多久没打我屁屁了?”这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,在做爱的时候,拍打我的屁股。但他用很敷衍很粗劣的谎言搪塞过去后,赶紧借故离开了  从此,我陷入了深深地焦虑和猜疑  
我并不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人,但即使这样,我也是有需求的,每天起床,对着镜中气色越来越差的自己,好几次都懊恼的哭泣。
看着同事们每天说说笑笑,自己的心情反而更加沮丧,但我并不想让她们知道我心中的苦闷,除了婷姐,她是我最最要好的同事兼闺蜜  她有个幸福的家庭,老公是个健身教练,以前她总会炫耀,她老公在床上怎样怎样的折腾她,直到我把苦水倒给她之后,才有所收敛,婷姐是一个对性很看得开的女性,她一直给我们灌输一种叫博爱的观念,中心思想是心中有爱、性可无边,意思就是性只是一场运动而已,就像打场球,对手是谁不重要,只要记得赛后回家,只要记得心中有爱  这种谬论,也只有她才想的出来。
记得那是一个周五,临下班,同事们走的差不多了,我悄悄来到婷姐身边,把我的心事跟她说了,她反问我:“你为什么不直接和他摊牌,仔细问问他?或者秘密观察一下他的行踪什么的,就知道等靠!”
我怯怯的说:“怎么说啊,怎么查啊  我又不会  ”
“告诉你一个小绝招,晚上,趁他冲凉,脱光冲进去,把他就地正法!”
“行不行啊  ”
“性福,就这么来的  嘻嘻  ”
“你就这么把潇洒哥弄到手的吧?”
“我办法多了去了  ”
“那,我就试试  ”
“明天给我说说战况啊  ”
“去你的吧  还姐姐呢  ”
“不收学费,收点花边新闻过分吗?”
第二天,当婷姐看到我无比沮丧的脸时,就收起了笑容,走过来问我:“不顺利?”
“我知道原因了  ”
“怎么?”
“他在我生小宝后的那段时间,出去玩过,染了点病,一直在治疗,所以老躲着我  ”
“还能不能好啊?”
“他说能  ”
“这小子,平时看,挺老实的  ”
“虽然知道原因了,可  ”
“可什么?还爱他吗?”
“爱  可是  ”
“爱就原谅这一次,下次连本带利,让他净身出户!问了吗?严重吗?”
“要恢复很久,昨晚他都后悔死了,我看了都心疼  ”
“行了,就该他受罪,可你也得受连累  ”
“那有什么法子?再忍着呗  ”
“你看你苦大仇深的样子,给,你潇洒哥他们店里的健身卡,没事我陪你去发泄一下多余的能量  省的你憋出个好歹来  ”
“也好  ”
“那就明天吧  ”
“嗯  ”
周末,老公有应酬,我把小宝送到娘家,自己一个人去了健身房,到了以后,婷姐和潇洒哥都在,平时也见过潇洒哥几面,也就是客气几句,今天看到他,一身健身服,肌肉健壮,心里不免有些紧张  
“潇洒哥,婷姐,你们早到了?”
“你这不废话吗?他就该来上班,我让他带我来的 来吧,换衣服,咱开始,让他当你的私人教练!”
“这里有卖健身服的吗?我没准备  ”
“没事,穿我的,一会我要去辅导班接孩子。”
“啊?你要走啊?那我  ”
“怕啥?”婷姐走到我身边,悄悄说:“怕你哥吃了你啊?”
“不怕,只是你不在,不习惯  ”
“没事  赶紧去吧  更衣室在那边”说着把一个挎包扔给了我。
等我出来,只看到潇洒哥一个人。
“婷姐呢?”
“她没脑子,说家里煤气忘记关了,就跑了。”
“那好吧  ”
潇洒哥径直把我领到一个个健身器材处做运动,一番运动下来,还真的很舒服  
“你小脸红扑扑的还真挺俊的呢  ”
“哎呀,哥,哪有啊?”我的脸更红了  
“冲个澡,到休息室休息一下吧  ”
“嗯”
休息室  
“怎么没人啊?”
“哦,这是我的专用休息室  ”
“这样啊  ”
“喝点饮料吧  ”
“我包里带的有水  ”
“健身完要补充一点能量和矿物质的,你那纯净水没用。”
“这样啊,那麻烦哥帮我倒一杯吧。”
喝完水,坐着,感觉头有点晕,但意识清醒,忙问潇洒哥:“哥,是不是我做的有点剧烈了?头有点晕  ”
“没事,一会就好了  ”我似乎听到了婷姐的声音,她不是去接孩子了吗?
“喂,小婕,是不是很难受啊?”
“嗯,憋的难受  ”
“那我帮你松开衣服吧  ”
“好的,谢谢  ”
“来,我扶你到床上躺会  ”
“嗯  ”
隐约间,我感到一丝凉意从我胸前散开,感觉胸部被揉捏着,好舒服  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 啊  我还想要  下体  有东西流出来了,我想睁开眼睛,可没有力气,只是感觉昏昏沉沉的,隐约听到有人在对话  
“行了,你算如愿以偿了,小婕的身子,你可想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 ”
“嘿嘿,刚才做器械的时候,我就快流口水了  可,她醒了咋办?”
“咋办?继续办啊!她也是憋了好久了,她也有需要的,再说,有我呢  ”
“谢谢老婆  今晚回去,再补偿你!”
“别给我开这些空头支票!赶紧的吧  ”
我想挣扎,但一点力气也使不上,一阵阵的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  是的,我确实有需要  这就是博爱观吗?既然反抗不了,就试着享受吧  
我感觉到我的乳房  脖颈  耳垂  私处  都被舔舐着  绝不是一个人!
“小婕的身子真白  ”
“奶子也比我的要挺!对吧?”
“各有各的好吧  ”
“算是便宜你了  赶紧的吧  在我身上也没见你这么仔细  ”
“不是新鲜嘛  ”
“赶紧的,一会药劲就过了  ”
“哦  ”
我感觉,我的私处在被一个又热又软的物体来回的拨弄,简直太舒服了  可就一会,又感觉一个粗大滚烫的硬物要进入  啊  疼  啊  进来了  啊  好烫啊  嗯  应该是潇洒哥的肉棒吧  真和婷姐说的一样,好粗,好长,好舒服  啊  
“你听,小婕舒服的都叫出声了  ”
“还是我厉害吧  ”
“我都有点想要了  ”
“那你也上来,把裙子撩起来,内裤脱下来  ”
我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,肯定是婷姐在活动  
“啊  舒服,老公,往里扣  对  ”
“有你这么个老婆,我可真性福,换别人,还不把我阉了啊  ”
“你心里只能有我,玩  玩  女人,就当  打场球,我  我  不介意  对  就这里  嗯  ”
可能药效有所减弱,我的眼睛微张,看到婷姐正撅着雪白的屁股  背对着我  潇洒哥的手指正在婷姐的私处快速的扣弄  而我,全身赤裸,下体正被潇洒哥肆意的抽插  一阵阵酥麻的感觉直达头顶,我不自觉的喊叫:“啊  舒服  老公  快  快操我  ”
“哎呀,她醒了  ”
“没事,她不是让你操她吗?”
“好来  啊  啊  ”
潇洒哥明显的加速,我也被急促的快感送上了云霄  婷姐也被扣弄的爱液横流  
慢慢转醒  我发觉我还是好好的坐在休息室里  潇洒哥正在调试他那台体脂仪  原来只是一场梦啊  可是好真实啊  下体还感觉有点酥麻  
“哥,我睡着了啊  ”
“可不嘛,睡了两个小时呢,这都快九点半了,刚才你婷姐来电话说,一会她送下孩子再来送你回家  ”
“不用啊,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 ”
“她知道你头晕,不放心  ”
“哦,姐真好  ”
“对  真好  ”
没一会婷姐就到了。
“怎么样?做做运动是不是舒服很多啊?”
“嗯  很舒服  ”
“那以后,没事就常过来  ”
“好的  ”
告别潇洒哥,被婷姐安全的送到家  送走婷姐后,赶紧来到浴室,想清洗一下潮湿的下体  对着镜子,看着这洁白的胴体  那个梦是真的多好啊  
嗡  嗡  手机振动  
就在我转身拿手机的一瞬  
瞥见,镜子里,我的乳房有一个不易察觉的吻痕    
“喂,小婕啊,你潇洒哥哥说了,明天晚上你最好再去一次,系统的训练要连续  ”
“嗯  知道了,好吧  到时候见  ”